喜出望外地冲过来

指尖接触到泳池终点的那一刹,绑紧的神经为之一松,失去坚持理由的李哲再也支持不住,全身瘫软地沉入池底。合衣跳入泳池,王刚将李哲从池底抄起,高高举出水面。他泪流满面,声嘶力竭地大吼:“快来人啊!”……当李哲恢复意识时,他已经躺在了学校附属医院急诊室的病房内。守在床边的王刚第一时间发现他醒来,欣喜万分地靠过来,轻轻按住打算起身的他的肩膀:“你别乱动,医生说你需要好好休息。”四下一看,李哲已明白一切。感激地看着王刚,他道:“我在这儿已经多久了?”王刚道:“才一会,医生刚给你做完检查你就醒了。我是因为跟着救护车过来才会在这儿。”李哲并没注意王刚后面的话,当听到“检查”二字时,他突然有种不好的念头:“他们检查了哪几项?”“不就是呼吸、心跳、血压嘛!”跟着临床医疗系混久了,基本常识王刚还是学不了少。“是这样啊?”李哲放下心来。当他发现自身的异状时,早就为他自己测过这几项,与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他惊魂未定,王刚的下句话却让他刚恢复一点血色的脸再度绷紧。“对了,他们还从你身上抽了点血。”突然想起了什么,王刚补充道。完了!李哲全身冰凉,若是血检时查出什么问题……再度逃亡,永远也解不开身体受到的诅咒……一系列可怕的后果出现在脑中。他不敢再想下去。一定要将血取回来!他暗下决心。眼珠子转了两下,他对王刚道:“我要出去方便一下。”就算做血检也还得点时间,现在赶去还来得及。“我扶你去!”王刚哪里知道李哲的心思,急忙伸过手来。“不用,”李哲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现在已经好多了!”看王刚还想坚持,他眼珠又转了两下:“如果我们都走了,要是有人来探望我怎么办?他们会找不到人的。”“安啦!”拍拍王刚的肩膀,李哲在原地跳了两步,“你看,我一点事都没有了。”终于说服王刚,李哲大步走出门外。“妈个b!”刚走出王刚的视线,李哲就呲牙咧嘴地捂住双腿。就算他体质再好,那能量透支的肌肉也不是一时半刻可以恢复的。刚才的动作又牵动了患处,现在,两条腿又酸又痛,似乎有千百把钢刀在骨髓内缓慢而坚定地刮扎,难受无比。稍事休息,等身体略微恢复一点,他判定方向,向着检验室走去。站在忙碌不已的检验室外,李哲皱起眉,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没有下手的余地。四下乱瞄,当看到那嵌入天花板的自动灭火器时,他微微一笑,计上心来。转过几个弯,来到一条空无一人的过道。高高跃起起,他伸手抓住边上的窗栅,借它稳定悬空的身体,他将点燃的打火机凑到自动灭火器前。“呜——呜——呜……”警报器发出尖利的长鸣,剧烈喷射出的水流立即将火苗瞬间扑灭。“警报!警报!三楼一区出现火警!三楼一区出现火警!请相关人员迅速赶到现场,无关人员请在中央控制中心的指挥下有序地撤离。这不是演习,重复一遍,这不是演习……”控制台的迅速做出反应,向全楼进行广播。火警讯号瞬间让整栋大楼炸了锅,所以人都张惶地冲向安全通道,唯恐动作稍慢而被困死楼内。逆着惊惶失措的人群,全身上下被淋了个透的李哲迅快地来到检验室,此时,房间里已经空无一人。看着排得满满的几排血检试管,他茫然了。这么多试管,要他怎么去找装着他的血的那根!正迟疑不决间, 精选一肖一码图片控制台的广播又响了:“警报解除, 四码中特免费精选结果警报解除, 四肖八码期期中特精选料请工作人员回到各自岗位。重复一般, 香港精选十码中特警报解除,警报解除……”知道已经没时间了,咬咬牙,李哲伸手一揽,用力外拉,将所有装血的试管全从检验台上带下来。砰!砰!砰……溅出满地带血的碎屑,所有血检全部报销。转身后退,李哲迅速从现场消失。当他回到病区时,老远就看到王刚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病房外团团乱转。看到李哲出现,王刚眼睛一亮,喜出望外地冲过来,口责怪道:“你到哪儿去了,我怎么到处找不见你!”李哲愣住了,若说只有生死关头才能看清一个人的话,那王刚今天的表现就完全符合真正朋友的标准。搞出假火警时,他并没往这方面想,但却因此而试出了王刚的友谊,可说是今天最意外却又最大的收获。众目睽睽下,不顾王刚的挣扎反抗,红着眼圈,他突然将王刚拦腰抱紧。“喂!喂!喂!你干什么!别跟我来这套,我不是‘玻璃’!”“我是!”“快松手啦!”“不!”“这样不好!”“我高兴!”……躺在病床上,李哲等着王刚帮他办理结算手续。王刚虽然想要他住上几天院观察一下,但却拗不过他,只能按他的意思去办。经过今天的比赛,他晦光隐韬的想法再度落空,只是想一想将要接踵而来探病者,他就没办法在医院里躺下去。“还是先回租来的房子里躲几天吧!”他这样想。过几天后,白小姐六肖选一码必中特众人的关注程度自然会因为他的不出现而减轻。“刚才抽的那批血怎么还没送上去?”房外的声音突然吸引了他,竖起耳朵,他仔细倾听。“我马上就送过去。”另一个声音道。听着那个人的脚步声向检验实方向走去,李哲的心也随着她的步伐一步步地沉进深渊。护士的一时懒惰,鬼使神差地让他的血完好地保留下来,这次,他可真没辙了。“天要亡我吗?”他苦涩地想。很显然,他的好运还没用完。“检验室在刚才的火警中搞成一团糟,今天没办法做检验了。”将原封不动地带回的试管放入值班室的冰箱内,护士向医生作了报告。这是再好不过的消息,李哲真想抱住这个身材臃肿的护士,在她那张丑脸上狠吻一口以示感激。今天晚上还有机会!他将主意又打到了值班室的冰箱上。医院今天真是流年不利啊!穿着随手从某个科室牵来的白大褂(医生服),佩戴实习生的胸牌——只有实习生的胸牌不用粘贴相片,加上实习生个把月就得轮换一个科室的流动性,不容易被人识破,对医院熟络得紧的李哲在细节上可是精心设计——他在急诊科外游荡,等待着最佳的时机。“呜唔——呜唔……”尖利的笛声由远及近,风驰电掣的救护车“嘎”地停在急诊室门前。如同听到战斗号角的士兵,原本平静的急诊室一下子紧张起来,值班的医生与护士立即扔下手头的事情,向前救护车直奔过去。好机会!李哲见状大喜,毫不犹豫地闯进值班室,打开冰箱,将放在其内的血液样本小心翼翼地藏进口袋,然后轻巧地一带,将重新冰箱关严。做完这些,他轻松了一截,长吁一口气,大步走出急诊室。正要离开医院,突然有人大叫起来:“那边那个实习生!”扭过头,李哲看见刚从救护车上下来的,满头大汗的中年医生正冲着他大叫。他心中一懔:“难道刚才做的事情被发现了?”正犹豫该不该转身就逃的时候,那医生又扔来一句让他松弛下来的话:“还愣在那干吗?快来帮个忙!”原来是这样,放下心来,二话不说,他跑了过去。一手接过吊瓶,一手扶住担架边角,他看到了担架上的患者。这是一中年壮汉,三四十岁样子,魁梧的身材,结实的肌肉。他脸色苍白,气息微弱,显然病得不轻。不久前还吐过血,嘴角鼻间满布血污,连那蓬络腮胡子也干结了不少血块。再往下看,右胸中胸处皮衣破开一个大洞,可见皮肤。此处胸脯凹下老大一块,正是伤处所在。看伤口来看,应该是被什么东西卡车一类的东西巨力撞击,李哲迅速作出判断。看着伤处,他暗暗皱眉。以前在纽文市中心医院实习时,并未选定骨外科的他曾在其它外科也呆过较长的时间,对胸外伤还是颇有心得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伤者的皮衣应该是在撞击的过程中粉碎的,但那豁口却如同被利齿咬切般光滑平整,而且,在这么大力的撞击下,伤者的表皮没有任何擦伤挫伤,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东西会造成这么奇怪的损害。不仅如此,从伤处来看,断裂的肋骨应该已经刺入伤者的内脏,这种脏器大出血是外科医生可怕的梦噩,几乎没几个病号能熬到手术开展就一命呜呼,可是,这人从血块凝结情况来看,受伤到现在已有不短的时间,但生命体征依然稳定,真是让他难以想象。奇异的事情还没完,更让人奇怪的是,紧跟着伤者从车上下来的轻年女子死活不肯松开握紧着的中年人的手。虽然古怪地在黑夜中戴着一副遮蔽大半边脸的墨镜,但从那尖巧的下巴与诱人的红唇可以看出,她长得十分漂亮。是情人还是女儿呢?看她与急救科主任纠缠不清,边上其他医护人员甚至于饶有兴趣地开始猜测起两人的身份。李哲可没想这么多,因为,他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他对这个女人有种熟悉的感觉,虽然,他清楚地肯定,他从未见过她。从车上又跳下一个右手、额头缠绕绑带的年轻男子,他费力地从怀中掏出一个暗黑色封皮的小本本,将它顶到急救科主任眼皮底下:“按她说的做!”看了那个小本本一眼,主任脸色急变,忙弯腰应道:“是!”转过头来,他对大惑不解的众人瞪起眼,挥手怒道:“还看什么?快把人送进抢救室。”看着那青年人将小本本小心翼翼地收入怀中,众人虽不全明白,但都知道,主任的前倨后恭肯定与那个证件模样的东西有关。既然主事者发了话,众人自不会反对,抬起担架,任由那女子紧握住中年人的手腕陪着进入急救室。

  摘要:面对这一全人类的考验,逆全球化潮流是不得人心的,“全球化是恢复疫后经济的有效路径”。

爱咨询师分享当她在为许多夫妻做两治疗时,经常听到这样的事情:“我们彼此相爱,相处也和睦,但我们的生活死板又乏味,我们渐渐地没有了欲。”

,,精选三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