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20/32)

狼神的血滴提炼出来了,以十分之一比例混入滚烫的银矿之后,原本闪亮的银色顿时成为鲜红色的浆液,从倾斜的锅炉潺流而出。隔着翻腾的气流看上去,果然像是血脉里跳动的热血。呼兀在石板上说,“要挑选千名勇士,接受狼神优拉神力的浇灌。”浇灌?用滚烫的血滴浇灌我的豺狼人勇士?还好这里每一个长老都看到了呼兀的留言,否则这种要求我大概说不出口。这样做难道不会皮绽肉开吗?几天以来在族中征求自愿者,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尝试。眼看着要成了僵局,终于有一个身材魁梧面貌凶悍的豺狼人青年“哈玛”站了出来,他愿意接受狼神神力的浇灌。一开始没有人知道要如何浇灌,只好将一勺滚烫的红色浆汁先往哈玛的手臂淋下去。只见哈玛紧闭双眼一副从容就义的模样,当浆汁与与手臂接触的一刹那,哈玛身体微微一震,随即在凶悍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好舒服。”他这样子说。好舒服?大家都是一头雾水。哈玛接着要求全身浇灌狼神的血滴,一勺又一勺的红色浆汁从他的头顶和肩膀淋下,于是,豺狼人族第一位“狼神兵”就这样子诞生了。原来这血滴般的浆汁并不烫,差不多只是温泉水的热度而已。通常银矿在这样的情况下都已经是结为硬块,可是在狼神的血滴混合之下,它却还是保持流动的状态。见到流动的金属浆汁,大家直觉上认为它还处于极高的热度,因而不敢碰触它,事实上它的热度早就降低到身体可以容忍的程度了。所以我想,这魔法浆汁淋在身上,应该就像是在温泉里洗澡一样感觉通体舒畅,难怪哈玛要说“好舒服”。这些浆汁淋在身上,见风冷却之后,就附在豺狼人茂盛的毛发之上,形成了一层贴身保护的“血滴甲”。这种魔法合金单独存在时并不坚硬,没办法拿来铸成武器,但是流动的血滴在与身体上的毛发结合之后,却变得极为坚实,用来抵抗刀剑的挥砍甚至于胜过光荣十字会锻造的精钢。而且更大的好处是,关节的灵活度完全不受影响,因为它就直接渗进豺狼人的毛发之中,成为身体的一部份。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这宝物叫做狼神的血滴,而不是其他神的血滴。很明显的,这魔法矿石提炼出来后,最大的受惠者就是毛发茂盛的豺狼人。其他的种族就算要强夺,恐怕用途也有限。这看半精灵鲁尔巴的反应就知道了。※※※※※“僵尸老大,我真恨不得多生几根毛。”“别怪我亏待你,鲁尔巴。是你自己长得不好。”鲁尔巴把整个头泡在红色的浆汁里,染了一头红色短发。这半精灵盗贼心里想:反正聊胜于无,好歹也多了一顶炫丽的魔法头盔,几年来找不到一顶适合自己头型的头盔,现在总算达成心愿,比订做的还要服贴,而且别人想抢想偷也无从下手,其实也不错。独眼也如法泡制,将自己的头发染成红色的魔法头盔。“血滴甲”的性质呼兀在石板上并无记载,因为他也没有真正将其用在阵仗之上新闻资讯,只是靠着古籍的叙述以及他的才智将这矿石提炼出来。所以独眼打算先装配一千名的“狼神兵”新闻资讯,等熟悉性质或是发现更多用途之后新闻资讯,再来扩充狼神兵的阵容,以避免浪费宝贵的矿石。正当大家忙着采矿炼矿的时候,瞰阳坡外的营垒忽然传来一阵阵的狼嚎。“呜──啊呜──呜呜──”“有入侵者。”“鲁尔巴,你先到岗哨查看,我随后就到。”“是,老大,我这就去。”“哈玛,你跟我到营地清点装配完毕的狼神兵。”“是。”独眼在确定血滴甲的制作方式之后就成立了“狼神兵营”。他怕浪费魔法矿石在不合适的人身上,所以每一名想成为狼神兵的豺狼人都要经过独眼严格的考验。如此精细挑选结果就是,狼神兵的数量成长很慢,至今只有一百多名,离独眼的目标一千名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可是敌人已经来到门口了。“老大,是古斯塔那个家伙。”“是你上次跟我说过的佣兵头古斯塔吗?”“对,是他没错。你看,他就是站在对面山坡上那个穿灰色盔甲的人。不得了了,他那些佣兵大概全都出动了。”“为什么?”“啊?为什么?老大,你还问为什么,就为了这个呀。”鲁尔巴伸手敲了敲脑袋,手指跟头壳分别传来不同以往的感觉。“看来人数并不多。”“圣骑士·修上台之后战争就少了,佣兵少了赚钱的差事,自然人数也就变少了。不过,老大,你别小看这几百个人,他们作战的经验都很丰富。不仅战斗技巧好,重要的是,他们都知道该如何在激烈的战斗后活下来。”“嗯。”独眼一面观察着聚集在对面山坡上的佣兵群,一面思考着应敌的策略。这群佣兵服色种族并不统一,但又与鲁尔巴带头的那群沙漠盗贼不同,以他们的行伍来看,堪称是一支有纪律的队伍。身着灰色盔甲的古斯塔在队伍中穿梭指挥布置,若非鲁尔巴特意提醒,其实并不是很容易分辨得出来。“糟糕,他们玩真的了。”鲁尔巴在瞭望台上叫了起来。“嗯。是弩炮车。”独眼心想:打仗是拼命的事,难道还有玩假的不成?他不知道佣兵打仗是要看场合,要算报酬的,太强的对手加上不合算的报酬就只能打假的,但只要你出得起让他们眼睛发亮的代价,佣兵们还是会为你卖命的。“老大,要小心啊,他们把家当都推出来拼命了。”鲁尔巴指着山坡上四架弩炮车说。这瞰阳坡周边是一片典型的丘陵地,高低起伏的小山丘像是被凝住的波浪,一波接着一波。丘陵与丘陵之间是一道道交错纵横的低平谷地。丘陵上的植物大部份是高至小腿边的短草,偶尔可见几棵大树。占据高点是行军打仗的常识,不仅视野较为宽阔,还有居高临下的攻守优势。豺狼人的营垒就筑在一道山坡的稜线上,控制着进入瞰阳坡聚落的入口。古斯塔的主阵地就在对面的山坡顶上,与豺狼人的营垒相望。一名轻装骑兵身穿轻皮甲,头戴宽沿折边帽的中年男性, 香港精选一肖一码全年资料骑着一匹寻常的棕毛马, 内部选一肖一码从对面山坡往豺狼人的营垒徐步而来。只见他雍容持缰, 精选一肖一码图片手上并无武器, 四码中特免费精选结果一把长柄腰刀插在马鞍后缘随着马步跳动。下了山坡后,紧接转上豺狼人营垒所在的山头,马匹就停在一箭之远处不再前进,但人也没打算下马。“‘胜千里’托斯曼代表古斯塔元帅来与豺狼人族长独眼鬼熊说话。”这中年的男性人类声音甚是宏亮,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传进了瞭望台上每一个人的耳朵里,用词也颇为得体,看来是阵前谈判的老手。佣兵们打仗是要算成本的,若是威吓能够达成目的,他们绝对不会为了杀戮而多发一箭。如今他们摆开阵势,四架弩炮车对准了豺狼人的营垒,彷彿只要古斯塔一声令下,箭头上带着火药的弩矢就要发射了。营垒前的托斯曼摆明就是来要胁的。“我呸!带几百个佣兵也配称元帅,托斯曼你别笑死人了好不好。”不等独眼答话,鲁尔巴就抢在前头先骂起来。这突如其来的答话,大出托斯曼的意料之外。“鲁尔巴?你怎么在这里?”“你管你爷爷在哪里。你到说说看你们亮出这么大的家伙,是拿了谁的好处,想帮谁出头?”鲁尔巴满口的江湖浑话,让原意想要装腔作势一番的“胜千里”托斯曼顿时垮了架子,干脆就跟鲁尔巴唱答起来。“圣骑士·修那个闷头他妈没给他生个胆,一上台就来个联盟,通通不打仗了。鲁尔巴,你是知道的,一天没仗打我们这些兄弟就没饭吃。今天是来跟独眼族长要点宝贝回去养家活口。你就帮我跟身边的族长说几句话吧。”“搞半天原来是没人雇佣兵,你们只好自己来。没想到佣兵头古斯塔也跟我鲁尔巴看齐,当起土匪头子。还说人家的妈没给他生胆,我看你们的胆子倒是不小。也不先去打听一下这是谁的地盘,抢劫抢到我们僵尸老大的营寨来了,你们到底还要不要命!”“鲁尔巴,你先别嚷嚷,你们的僵尸老大还没说话呢。”经托斯曼这一提醒,鲁尔巴才惊觉自己的话是不是太多了一点,赶紧住嘴仰头看着一旁抱胸而立的僵尸老大。独眼没有闲着,就在托斯曼与鲁尔巴斗嘴的时刻,他已想好了退敌之策。独眼低头与鲁尔巴说:“你带着豺狼人守在营垒背后。见到敌人不要硬战,让他们上山头来没关系,你就慢慢向下一个山头后退,等到狼神兵冲出之后你再回攻。”“是。”“哈玛,你带着狼神兵跟我来。”“是。”在一箭之远苦苦等候的托斯曼,看独眼并不理会自己,只是频频与身边的鲁尔巴和豺狼人交头接耳,心想这场仗大概是打定了。于是也不再多费唇舌,立即转身拍马回奔佣兵占据的山头。只见他才过了两山间的谷底,山那边点燃的弩矢就划空而来。“轰!”“轰!”“轰!”带着火药的弩矢落地的声势十分吓人。但是实际上的破坏力并不像声音那么巨大,除了直接被命中的部位之外,向四周爆炸的威力似乎还比不上一个高阶法师放出来的火球。但躲在营垒后面的鲁尔巴还是吓得直发抖,要不是看在这顶魔法头盔的份上,他早就开溜了。虽然弩炮的威力不强,不过经过连番的轰击,新闻资讯这些操纵弩炮的老手还是把豺狼人的营垒轰出一个缺口来。“杀!杀!杀啊!”冲下山坡的佣兵穿着各式各样的护具盔甲,手上拿的也是各式各样的刀剑棍棒。但是他们行进间却是秩序井然,前后相应,侧翼还有托斯曼带领的轻装骑兵保护着,而且除了前进的方阵之外,放置弩炮车的山头上还有一队骑兵以及若干的重装步兵护卫着。整支队伍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道极为强劲,比起光荣十字会的正规部队亦是不惶多让。轰击停止后,鲁尔巴便开始整顿队伍。面对刀剑的鲁尔巴显得比刚才炮声隆隆时稳健得多,照着独眼的交代,鲁尔巴隔着坍塌的营垒略做抵抗就开始向后撤退。只见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把白色粉末往脚边一洒,口中念念有词。咒音刚歇,随即在脚下卷起一阵冷风,是“南原之风”,鲁尔巴带着身边的豺狼人乘着风势在山丘上快奔起来。“快跑啊,快跑啊。”鲁尔巴这阵子在豺狼人族里学会了一些简单的豺狼人语,现在刚好派上用场。一群豺狼人跟随鲁尔巴绕着小山丘跑。“别想逃,鲁尔巴。”托斯曼的轻装骑兵看见豺狼人们放弃营垒开始撤退,立刻驾着胯下的马匹加速追赶过来,准备扩张战果。原本的步兵方阵见敌人已经溃败,也立即散开各自准备去抢夺战利品。托斯曼也向对面山丘上的古斯塔打了胜利的旗号,让他把弩炮车运送到这边山头来,准备攻进瞰阳坡的聚落。不过,与豺狼人在山丘上追逐了一会儿,作战经验丰富的托斯曼马上就发现事有蹊跷。因为撤退的豺狼人不往瞰阳坡的聚落逃去,而是跑向旁边另一座山头。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独眼鬼熊不见了。“僵尸到哪里去了?”“吼……”独眼靠着稜线的掩护,绕过右侧山丘对佣兵的主阵地作了一个大迂回,直奔坐镇后方的古斯塔而来。这时四架弩炮车都已经被拖到谷底,射界狭窄,完全失去战力,哈玛轻轻松松地就将它们掳获了。而古斯塔见身边的护卫既伤不了狼神兵,也挡不住独眼的迅雷狼牙棒,就算亲自出手也未必能取胜,所以为了保存实力,老谋深算的古斯塔立即决定后撤。站在山丘上的托斯曼见苗头不对,也打起收兵的旗号催促大家撤退。已翻过一座山头的佣兵们见到旗号皆是大惑不解,明明是大获全胜的局面为何要收兵。等到鲁尔巴自山头杀回的时候,佣兵们已搞不清楚己方到底是胜是败,几百名佣兵被切成数块,或战或逃已经乱了章法。当独眼正在指挥收拾战场的时候,一条身影忽然从树后穿出直奔独眼而来。“圣御林·昆,纳命来!”人未到,喊声却先到了,想必是个身手拙劣的刺客。独眼回头往声音的来向望去,果然,一名瘦长身材的精灵少年被一群威武的狼神兵围在当中,眼看就要被砍成肉酱。“住手!”独眼即时将众人喝止。“放他过来。”“是!”众狼神兵齐声应答,在独眼与精灵之间让出一条路。见那精灵少年还不死心,挺着一把长枪又向独眼冲过来。“圣御林·昆,还我姐姐的命来!”独眼微微侧身,狼牙棒头轻轻一点,精灵少年手中的长枪当然落下,接着一个踉跄,人也跌倒在地。“呜……呜呜……姐姐我不能为你报仇,我杀不了他呀。呜……呜……”这个叫做“科克”的精灵少年最近才加入古斯塔的佣兵行列。他的姐姐“米拉娜”是精灵战士里最顶尖的弓箭手,前一阵子告别了科克,说是要去远方执行一项秘密任务,替万箭森林除害,并且要为死去的父亲报仇。可是米拉娜一去不复返,在万箭森林里的科克按耐不住焦急等候,于是只身到良心市场去打探消息。无依无靠的科克后来加入了古斯塔的阵容,并从古斯塔的口中证实,米拉娜执行的秘密任务就是刺杀光荣帝国的王子圣御林·昆,而这个圣御林·昆又变成了僵尸,现在正和一群豺狼人在瞰阳坡。“杀人偿命!”科克跪在地上双手握拳,满脸的忿恨,两眼像是要冒出火来一样瞪着独眼。“圣御林·昆已经死了,我不是圣御林·昆。”“骗人!那我叫你的名字时,你为何要回头?”独眼答不出话来,只好默然转身离开。这场战斗让瞰阳坡有了一些额外的收获,四架弩炮车,以及一百多名的佣兵被俘虏。清点一下战场发现佣兵们虽然战败,但阵亡的佣兵并不多。果然正如鲁尔巴所说,这些佣兵懂得如何在战斗中存活,即使己方战败也是如此。精灵少年科克被抓起来,跟一群被俘虏的佣兵关在一起。独眼从其他佣兵口中得知科克的背景,以及他姐姐米拉娜的事情。独眼确定,他认识“米拉娜”,因为这个名字的出现,同时伴随着一张俏丽而熟悉的脸庞,此外还有一股像轻烟般的情绪在心中燃起,但随之消散无踪。一而再的经验,独眼现在知道了,这就是他的生前记忆。除非再见到这个人,或是再面临记忆中的地点,否则它就是像风吹烛火,一眨眼就不见了,明知它刚刚才存在,却又遍寻不着。“老大。僵尸老大。”“嗯。”在佣兵牢房里绕了一圈,满载而归的鲁尔巴来到族长的洞穴,正看到独眼无神地坐在席上发呆,于是过去将他唤醒。“老大,我发现跟着你真的是我这一辈子最正确的决定,你看看这一身的东西,就算我在镜子沙漠闯一百年也拿不到。”“是吗?”“不过,我还想留一份给我老婆梅莉尔,可以吗?”“可以。”“太好了,那我再去搜括一次。”没参与战役的人不能分享战利品,这是不成文的江湖规定。鲁尔巴一听独眼这么说,乐得跳了起来,回身就要走出洞穴。才跨出一步觉得不对劲又回过头来,看着发呆的独眼。“僵尸老大,你怎么了?找不到合用的东西吗?”“不是。”“怎么不太高兴的样子?”“鲁尔巴,我问你,杀人是不是要偿命?”“杀人偿命?呵呵,老大,你想太多了吧,大家都是为了生活嘛。有时候只是因为我想要的东西刚好在别人身上,所以就……嘿嘿。”“那如果不是为了生活呢?”“……”鲁尔巴敲敲头上的魔法头盔,两颗贼眼珠在长满肉疣的鼻子两边咕噜咕噜地转动。他猜想独眼一定是为了米拉娜的事情,才会问他这么难以回答的问题。他仔细想一想,若不是为了生活,他可是很少滥杀无辜的。虽然他所谓的“无辜”跟别人的定义有些不同,但那又不一定是他的问题。“老大,你打算怎么处理这群佣兵?”“鲁尔巴,你知道吗,跟鬼影谷打仗只有两种结果,一是死,一是活,从来就没有俘虏这种东西。”“老大,这、这、这不太好吧,大家都是为了生活嘛,没必要拼性命的。何况他们身上有用的东西我们也都拿了……”“你放心,在这里我可以作主,我不会为难他们。但换做是别的场合我也没有把握。你要知道,这不是一般不死鬼族该有的作风。”独眼是不同于一般的不死鬼族,打从一开始就不同。在经过一连串的事件之后,独眼渐渐拥有了自己的思考模式。但他也不是藉着记忆的恢复重新回到圣御林·昆的世界里,应该说是在圣御林·昆与独眼鬼熊这两者之间走出一条新的道路来。这个转变目前只有他自己知道,鲁尔巴不知道,鬼影谷王不知道,光荣十字会昔日的战友们也都不知道。瞰阳坡里的战俘们被释放了,他们不晓得,自己的性命就在独眼的一念之间活了下来。在鲁尔巴的鼓动之下,几乎所有的佣兵都选择留下来,理由很简单,就是“为了生活”。佣兵们都知道,为谁服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打胜仗,因为只有打胜仗才有好日子过。如果一天到晚打败仗,即使勉强活命,也难免要颠沛流离。不过,精灵少年科克是选择离开了瞰阳坡,因为他不可能为一个杀害姐姐的凶手服务。他始终认为,这个独眼僵尸和圣御林·昆根本就是同一个人,杀人偿命,就算是换了一个名字,仍然要偿还这笔血债。

  新浪财经讯 5月15日消息,万科5月15日晚间在港交所公告,为把握市场时机,提请公司股东大会授权董事会并可由董事会转授权董事会批准的人士及其转授权人士,在股东大会审议的框架和原则内全权处理本议案项下的股份回购有关的事项。此次回购公司A、H股股份的回购总额,不超过公司发行总股本的10%。

  原标题:防蓝光眼镜有效吗?专家:防蓝光和视疲劳与近视防控没有直接关系

,,香港六合精选心水资料站